园林设计的误区
发布时间:2014-02-03  来源:
一、袖珍园林多要素化
  一块不大的公共绿地,却运用过繁过多的手法,使其成为设计者倾吐张力的实验场。某些局部可能精彩,但这种做法使节奏过于紧张,韵律缺乏统一,就像一篇文章有多个主题,有失章法。
 
二、设计标准豪侈化
  大量使用花岗岩、大理石、不锈钢、玻璃幕、高级灯具、进口喷泉等昂贵景观材料,少园林之美,多暴富之嫌。
 
三、简单设计复杂化
  一些道路ope客户端和城市空地,实际上只需简单设计,甚至栽上几排树就很不错,不必套上这样那样的理念。上个世纪50年代英雄纪念碑周边的油松,80年代北京机场路的杨林大道都是简单设计的典范,大气、恢弘。简约有时更能体现身份,朴素本身就是理念。设计者冥思苦想追逐所谓“亮点”,殊不知表面文章做多了却显得浮躁和好大喜功。
 
四、广场设计八股化
  低头是铺装(加草坪),平视见喷泉,仰脸看城雕,台阶加旗杆,中轴对称式,终点是政府。千孔一面、大同小异,草多树少、大而不当,忽视了广场休闲、纳凉、交际等社会功能。
 
五、绿荫不足硬质化
  大树少、铺装多,且池底、驳岸也用混凝土衬砌,阻隔地气,不透水、不环保。
 
六、居住绿地山水化
  人居环境有别于公园,应多为居者设置绿荫和活动场地,过多叠石理水,危及老幼安全,深浅高差过大,影响居民出行。
 
七、居住区景观展示化在有限的居住空间中,左一个“威尼斯水桥”,右一个“爱奥尼柱式”,形象张扬显示华贵,环境排场取悦参观者,居住者却不得安宁。
 
八、集中绿地架空化  
  随着居住区功能的叠加,一些设施进入地下,甚至把居住区集中绿地全部架空,在地下建车库、商场、俱乐部、游泳池,绿地变成不接地气的大盆景,从长远看无法保证生态健全。
 
九、构图理念非哲理化
  随意设计锐角、增加楔形、破掉轴线,片面理解“解构主义”,使形象“横眉冷对”,尺度比例不当,秩序和思维混乱。
 
十、文化运用标签化
  在绿地中使用不着边际的文化符号,使文化成了标签,牵强附会,走向“没文化”。
 
十一、电脑设计重复化
  “天下景观一大抄”,电脑制图使设计师“克隆”起来更加方便,参加设计招投标,图板一大摞,有新意的少之又少。
 
十二、城雕作品庸俗化
  基本功欠缺,功能与需求考虑不周,这种情况在城雕作品中表现尤为突出,有些城雕故作深沉,形象浅薄,欲拆浪费,欲留累赘。优秀的雕塑家淹没在人人搞雕塑的平庸中。
 
十三、植物配置与景区划分程式化
  一讲植物造景就是“春夏秋冬四季园”;千篇一律的“三季有花、四季常青”,“常绿与落叶相结合、乔灌果篱草相结合”云云;不管条件是否具备、需不需要,都设置水景等。
 
十四、反季节植树常规化
  剪彩一瞬间,正是媒体报道舆论强势之时。为这一刻的最佳效果,留枝挂叶、不修剪(或很少修剪)--反季节栽大树成了一道新风景。这种加大成本和违背植物生长习性的做法,不应成为ope客户端工程的主流。园林成品需要生长期的支持,当年不可能收获最佳景观。植物是园林的生命,没有了植物,园林也就是一片死寂了。植物的配置还是要讲究季相与色彩搭配的。
 
十五、猎奇潮流化
  正如前些年北方园林“江南化”成风一样,近几年“欧风”、“日风”又光顾全国。虽然其中不乏成功作品,但作为潮流和时尚欠妥当。中国古典园林中不乏经典之作为何不拿来借鉴呢,外国的经典之作照搬到中国来未必就是好的景观。
 
十六、置景手段舞美化
  把影视置景和舞美处理搬到园林里来,其中有些艺术质量尚可,并为园林注入了一些现代意识和原生态概念。但如果每每皆是“竹篱茅舍,断垣残壁、寒窗瓦窑、鱼网井台”,我们必丢掉园林的本分。这就要强调园林的整理协调了,不能是生搬硬套的,不仅不美观还破坏了原有的美感。
 
十七、城市湿地公园化
  天然湿地首先应强调保护功能。把城市湿地建成公园以供游览只是个例,不应全部照搬。更不允许借建公园搞开发,走向反面。建设人工湿地公园不应追风赶时髦,且面积不能过大。首先要明确的一点,湿地是一块宝贵的资源,应加以合理利用,而不是一股脑儿的都建成湿地公园。
 
  总之,园林景观是一个兼具社会、自然、艺术多元功能的综合体,既要满足生态、环保、休闲和美化城市的社会功能,又要符合植物学特性的自然规律,同时在艺术上还要体现创作哲理和个性风格。单纯、极端地追逐其中一项功能,都可能是不完整的。因此,风景园林设计师应有较全面的修养,才能对项目高起点、大视野、全方位地把握。园林的主体应以源于自然高于自然的绿色空间为蓝本。在园林中,当家的永远是绿荫、草地、花卉乃至水体,同样是树木花草,又有不同的设计构思,创作出千变万化的画图,这些是永恒的。世俗化、潮流化都将成为来去匆匆的过客。